How to embody “Humanism” in building airports? (Complete Translated version, draft 1)

Note: “humanism” is defined as “cares about people’s feeling” and “a sense of cultural creating”, I was trying to show what airport should do so that PLANESPOTTING, as a SUB-CULTURE, can develop throughout and effectively. In this short post, the author briefly discusses the aspects that need to be paid attention to when embodying humanism in […]

航空经济分析06期(特别篇):全球航空业正面临至暗时刻

全球航空业正面临至暗时刻 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的爆发,航空业受到了显著的影响。航空公司能挺过这次危机吗?根据IATA 3月24日在官网发布的“Updated Impact Assessment”,可以发现:1.此次疫情的发展比IATA在之前报告中预测的要严重仅凭自身,航空公司或很难挺到疫情结束。2.得益于有效的抗疫措施,中国国内市场快速恢复,今年首次出现同比上涨。 疫情发展比预测要严重,航司仅凭自身很难挺过 针对此次疫情,IATA在2.20,3.5和3.24共发布了三篇报告。在2月20日,IATA根据2003年SARS时航空业受到的影响进行了模拟。可以看到,该模型假设在疫情爆发后第二月RPK(收入每公里)停止下降,第三个月呈明显上升趋势,并在第七个月恢复爆发前水平。根据该模型得出,2020年亚太区域航空公司在RPK会遭受13%的损失。全球来看,航空业会同比下降4.7%,遭受290亿美金的旅客收益损失。 Source: IATA Economics using data from IATA Statistics 2020.2.20 Source: IATA Economics 在3月5日的报告中,IATA对之前的预测进行了修正,指出由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使用原先SARS爆发后的模型会低估此次疫情的影响。同时,IATA给出了“有限扩散”和“广泛传播”两种模型。在“有限扩散”模型中,IATA只对当天累计确诊病例达到100例及以上的国家进行了分析。国家受疫情影响的模式和中国或新加坡相同,并对市场预期做了规定。对于收益估计,模型假设利润率没有变化(no change in yields)。在这种情况下,IATA预计全球将有630亿美金的旅客收益损失,11%的同比下降是2月20日预估的2.3倍。 “有限扩散”模型 Source: IATA Economics 在“广泛传播”模型中,IATA将确诊病例达到10个的国家都纳入的分析范畴,并假设在亚太,欧洲和中东地区未被纳入分析的国家会受到爆发国影响,从而造成降低的消费信心,且与爆发规模呈正相关。“广泛传播”模型预计,全球航空业会损失1130亿美金,19%的同比减少超过原先预测的4倍。虽然油价下跌降低了航空公司运营的可变成本,但在投资市场上,此次疫情的影响要大于2003年SARS,相比下降了25%。 “广泛传播”模型 Source:IATA Economics 尽管在3月5日IATA对今年航空业做出的预期已经非常之低,但在3月24日的报告中,IATA指出“现在的影响已经超出了‘广泛传播’模型的预测”。疫情在欧洲和北美的快速扩散造成了比3月5日模型预测的更严重的后果—在3月5日时,美国和英国的确诊人数位于10-100之间,但在这之后却由于政策和环境的原因快速增加,反向输入回亚洲,造成了更多市场信心的丧失。在金融市场,美国宣布启用无限期“量化宽松”(QC)政策,其他国家也采用货币和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但并未达到预期效果。世界经济可能会进入到“衰退期”,这也会减缓需求的恢复。 在3月24日的模型中,IATA把现在各国采取的限制入境措施也纳入考量:包括(图中由浅到深:)增强检查,需要健康证明,部分疑似症状旅客隔离,部分国籍的旅客限制入境和对除本国外的旅客进行边境封锁。IATA根据目前航空公司声明的计划进行了模拟,预计会有38%的RPK下降和2520亿美金的旅客收益损失。总体来看,IATA预测在第二季度各地区航空公司的运量(Capacity)受到了巨大影响,都同比减少了超过半数的运力,在第四季度各区域航司收到的影响降低,恢复了90%的运力。分区域来看,由于边境封锁等限制政策,欧洲在第二季度同比减少了90%的运力,这样的打击几乎切断了航司的现金流,对于以高流动性著称的航司来说可以算是毁灭性打击。 其他地区的航司也都面临着类似的处境。根据IATA的的估计,疫情对航空业的影响会在爆发后7个月基本恢复(从2020.1开始算),即乐观估计在今年7月。但根据航空公司提供的资产负债表,我们发现各大洲的航司平均只持有两个月收益价值的资金。如果仅靠自身,由于当前运力的大规模被动缩减,航司很难再获得现金流。除了极少数的航司,其他航司在四个月后都会面临着现金流的短缺,这是致命的。 中国国内市场快速恢复 根据IATA的报告,中国国内市场的拐点已经到来,在3月的前两周,旅客收益在今年首次实现同比增长。就在今天,湖北省离鄂通道全面解封,襄阳、恩施、神农架三大机场正式复航。在有效的管理和严谨的实践下,疫情在我国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对我国国内市场的影响正在逐步降低。

1027:论拍机(Martinview首篇)

这是中文版的拍机小记,英文版正在翻译,敬请期待!This is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is blog. English Version will be updated soon! This is the very first blog (According to written time) of Martinview! 不知从什么时候,我喜欢上了拍飞机。所谓拍机,就是在飞机飞到你面前的时候按动相机的快门,让飞机反射的光线透过镜头射入相机的CMOS中,留下影像的过程。说通俗点就是给飞机拍照(至少对于我这个超级业余飞友来说)。在我问过的绝大多数同学中,他们都很难理解我去拍机这种行为:花费60块钱的路费和一个小时以上的通勤时间(有时是骑车往返共40km),在八卦台或停车场的草坪上一呆就是一天。在航站楼里休息时,听到飞友群中“SAS进入第三边了!”,就立刻抓起背包,扛起相机,飞奔400m到理想拍摄地点,配速堪比定向冲刺。拍完机回家后打开PS或snapseed,修图又是一夜。修完的图除了发朋友圈,上传摄影网站(还经常被拒)之外,毫无用处。 听起来,拍机好像就是单纯的浪费时间和经历。在现在,正需  要把大把的时间投入在标化,竞赛,活动上的时候。浪费时间在很多家长眼里,就是在做无用功。所以拍机就是玩物丧志,不是吗?   不,你错了。对于我来说,拍机是我的爱好,是保证我效率的关键因素,是扩展我的兴趣的重要手段。     我喜欢拍机,因为在拍机时我能感受到宁静。在一周的高压学习后,我的心态变得不够稳定,学习时也无法专注。这时去到机场,一个人或几个人坐在东停的草坪上,听着飞机的引擎轰鸣,看着他们在通透的蓝色背景板上降落。在你按动快门的时候,你发现你的心中只有眼前的飞机,没有那一切的尘世的繁杂。在按动快门的时候,你和这架飞机有了链接,你的心就静了下来。在拍机的过程中,我可以感受到这种宁静,让我的状态焕然一新。 对于我来说,心静效率自然高。当我普普通通过一天时,我可能会9点起床,一边看电影一边吃早饭,在学习时不够专注,SAT刷一半就打开了steam ,或者睡个午觉,下午刷会微信,晚上开始写作业写到深夜。但如果我今天决定要去拍机了,那么我真的会放弃一切其他的娱乐活动,用“仅剩”的时间去尽可能多的完成作业,晚上回家修完图后无论多晚也会完成剩余的部分。 除了以上这些对于学习的帮助,我发现,拍机的体验带给了我更多。拍机,准确来说是拍机的整个过程,是一种体验。我可以就着夕阳的“黄金光”,看着不同涂装,不同型号的飞机在我面前降落,过程中和很久之前就熟识的飞友谈天说地。对面的飞友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也加入了进来。于是我们仨聊着之前的拍机经历,我听着二位资深玩家讲之前他们拍机的“峥嵘岁月”,听着某些巨佬参加航展的“江湖传说”,心中在想:为什么这种飞机的营收有这么高,为什么这种新引擎会受到制造商的推崇。由于自己是个小白,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又想要了解这个领域,自然就会去查询学习。这是一种效率极高的自我驱动的学习,完全由兴趣主导。 就这样,在一个通透的下午,我扛起了设备,坐上了快轨。 For me, spotting is more than spotting! Oct.28th, 2019. Uploaded Feb.25th,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