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决定犒劳下自己,放两天假,享受下生活。今天又去拍机了,照例又要写一篇拍机小记。今天去了八卦台,拍了拍中跑的落地。好货和预期差不多,3架公务,错过了两次的SQ777(虽然在SIN拍的挺爽的,但在PEK还是头一回)还有最近定班的顺丰767。

今天的感触发生在修完图打水印时。打水印,简单来讲就是在照片上留下作者的一些标记来防止未授权的转载。我在朋友圈或微信群中发图时会打上水印来防止“未授权的转载”。打水印的技术操作不难,但这背后的动机我却有些疑惑:如果我们发图是为了让别人看,那么显然发原图的观感要好于发水印保护的图片,但如果我们发图只是为了保护版权,防止别人盗图,那么再复杂的水印都不算过分。这两者之间存在着一个动态平衡,即如何在保证版权不被侵害的情况下最大化图片的美感。这部分在操作层面还需要思考,但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当你的图片未经许可被转载的时候,你会非常愤怒。因为这种转载对于你来说是直接盗取了你的劳动成果,是对你的攻击。但对于拿图的人来说,无论是用于商业用途还是就认为好看,他们对于这张图认知的角度和你有着巨大的区别。有些人可能会在讲航空相关的题目时直接抱走图,因为这样能拿到一张和搜索引擎上比更“高清”的图。由于不同的体验,他们可能会认为拍摄者付出的努力很小,可能就像在阳台上拍一张楼下的汽车一样,飞机间的区别也很小,只有“层数”和“引擎个数”。

注意上面“阳台拍车”的比喻是站在一个飞友的角度来看的。作为飞友,我会认为公交车之间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单双层,天然气还是汽油之外。但作为一名车友,他会认为每辆公交车都是独特的——正如我看每架飞机都是独特的一样:拥有不同的出发点和既定世界观很自然的会得出不一样的结论,而面对得出的结论,我们也会选择付出不同程度的努力。所以,如果对于每一个盗图人都冠以“忽视我们飞友拍机的努力”的恶名是不恰当的。的确,盗图是一件违反知识产权法的行为,但一些盗图的人对于这张图背后的努力是不清楚的。我们应该做的不是见一个骂一个,而是应该把每一张图背后的故事讲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飞友这一相对小众的群体,从而让我们的努力被更多人所知晓。

对于一件事情的不同认识是普遍且广泛存在的,如果采用微观暴力的手段,最后仅仅解决了个体的问题,并给了双方极差的体验。而如果在宏观上阐释一件事情,非暴力的讲述出每张图片背后的故事,利用我们现有的影响力说出我们的努力。

对于这件事情的讨论还激起了我另一方面的思考,即“盗图”和“索取帮助”的区别。这两天总被“索取”帮助,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好人缘。说实话,对我来说,在自己有一点经验的领域去帮助别人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我从中看到了我的价值,并在“指导”他们的时候有了新的体会和想法:在给一组讲解课题逻辑的阐释方法时,我想清楚了自己的研究和之前谈的“低成本化”的关系。虽然我很清楚这种“好人缘”的来源并不是我的性格,但我很喜欢这个过程。而带来这种享受的是另一种享受(“指导”)。当然,提供这种帮助的前提是我不会因这额外的“情分”去阻碍之前的“本分”。为了维持“情分”而放弃“本分”会导致一系列严重的后果,这种人被称为“工具人”。显然,我帮助别人不是想活的和工具一样,而是想在帮助别人的时候获取快乐。

而在图片方面,被“盗图”显然二者都不具备。首先被盗图并没有向我“索取”,也就不存在给我带来一种“好人缘”的可能,而且在盗走我的图之后我也不知道图片被运用到了什么地方,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因此也就获取不到快乐。而对于“要图”来说,在我看来和满足被“索取”的帮助没有本质区别。如果有人管我要图,这说明他肯定了我的摄影技术和努力。通过简单的分享,我就可以帮助到他,并减少了他的搜索成本,为他带来了效用。同时,在cite了我之后,MartinView的影响力也会扩大。如此双赢的选择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总结一下,对于“盗图”这一现象,微观的“暴力”沟通只能低效的解决个案。这种现象的根源是双方对于同一件事由于认知角度不同而对价值(或努力)判断的不同,只有在这方面做工作,通过非暴力的沟通手段来减少信息的不对等性,才能让需要图片的用户了解到图片背后的故事,以及cite摄影师的必要。这样同时也能帮助摄影师提升影响力,更重要的是,获得帮助别人的快感。至少对我来说,帮助别人让我开心。

不说就拿叫盗窃,害人害己摊官司;说了再收叫请教,利人利己得快乐。

Mar.14th, 2020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