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拍2445起飞,我又一次爬上了那台废弃的推土机。随着她从我眼前轰鸣而过,载着另一个国家人民的希望,我按住了快门,任由反光板一次次闭合,脸上露出了微笑。

那是4月北京的一个阴天,对喜欢拍飞机的飞友来说条件并不完美,说及格都有些勉强—-如果把“及格”定义为满足航空摄影图库的要求的话。出门的理由也很简单:朋友也去机场,可以载我到那些自行车到不了的机位。从家到机场的路况很好,但路上还是有几次急刹——就像我在拍机这条路上的旅途一样,前途光明,但并非一帆风顺。

这次的机位在跑道旁边,有一辆废弃的推土机,爬上去可以获得高于铁丝网的视角,看到场内停放的飞机。每隔几分钟,伴随着不同声调的轰鸣,一架架飞机从眼前拉起,在正对着你的地方收起起落架,直冲云霄。这台推土机不知道是谁停在这里的——可能是某位热心的飞友吧。如果没有这台推土机,这里就不能被称之为一个“机位”:两层铁丝网和地热会完美的阻挡看向场内的视野,拍摄拉起的飞机也会因面前的其他器械而受到阻碍。如果你让一名飞友对着铁丝网拍场内,他一定会疑惑:“你让我拍什么,是遮挡物还是里面的飞机。”脾气暴躁一点的就会说了:“你这和浪费快门有什么区别,快换个机位!”

很多人都质疑这辆推土机存在的意义:为什么他会停在这样的一块荒地上,而不是在废车场中等着被拆解?他在这些人眼中不过是荒郊中的一堆废铁罢了。但对于飞友来说,他是接近她的桥梁,有了这样的一个平台飞友们才能了解场内的情况,并用镜头去更好的记录他们,把成品导出修图,最终成为一张艺术品。这辆推土机就像一个工具,帮助飞友克服了最后一道困难(铁丝网)。

当然,也有很多人质疑拍机的意义。在半年前,当我第一次我在电脑前敲下 “Martinview”的时候,身边很多朋友都问我“拍机不就是照飞机吗,有什么意义?”,还有些人直接指着鼻子给我下了定义:“你拍的飞机和你旁边的人拍的有什么区别,你这技术含量也太低了!”。耳边的质疑声在Martinview一篇篇文章发表后开始淡去,最初指着鼻子的食指也变成了表示肯定的大拇指。当人们不了解一个领域时,总会带着偏见来看,并把偏见当成无知的遮羞布。的确,我们不可能生来就对每个人每种独特的爱好都有深刻的了解,甚至在天命之年都还会对一些领域抱有偏见。克服这种偏见的最有效手段就是快速的了解,明白爱好之人的逻辑。不需要完全认同,只需要找到从他们角度出发的合理性。

写这篇文章之前特地翻看了Martinview之前的文章,发现我竟然巧合的为别人了解飞友和航空经济做了贡献。虽然作为一个阅历粗浅,没怎么见过大世面的高中生,我写不出知名自媒体那些一针见血的专业文章,也不能像老一辈航空摄影大师一样拍出令人叹为观止的照片。但我可以做那台“废弃的推土机”,帮助业外认识越过偏见和先入为主的“铁丝网”,去了解“飞友”是干什么的,航空业政策背后的逻辑是什么。虽然不专业,但简单易懂。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我完成了几本航空经济的入门教材,每天刷新IATA的官网获取最新数据,用一辆高级公路车的“机会成本”升级了摄影器材,在同好的指导下练习修图,并最终登上了摄影网站的头条。在这个过程中,除了看见飞机和飞友给我带来的快乐外,我发现让别人了解我的爱好也能给我带来快乐。当和同学聊天,听到他们了解了什么是“彩绘”,FSC和LCC有什么区别,并和我分享时,那种让更多人知道的快乐油然而生。当他们简单认识了“飞友”这个群体后,很多人都向我了解了拍机的感受,探讨经济学原理背后的逻辑。又一次,怀疑的皱眉变成了肯定的爽朗大笑。

的确,以现在的水平还不能让业外人士直达场内,和业内最精华的东西直接接触。但在场外当“废弃的推土机”有何妨,让他们通过你的文章扫除偏见,客观的认识你的爱好,让更多人喜欢他,这就够了。

后记:

Martinview从创立起就想探究拍机背后的意义(第一篇Martinview推送:论拍机),正如人类社会中那些思考存在意义的人一样。在之前的思考中,对于我一个刚入坑11个月的学生飞友来说,拍机对我有三层意义:感到快乐,放空自己;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分享快乐;拍完传图,得到成就感。现在发现,第四层意义是让业外人认识到,并扫除偏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