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中文版的拍机小记,英文版正在翻译,敬请期待!This is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is blog. English Version will be updated soon!

除去拍到橙球的之外,这架东航天合彩绘也让我感到及其喜悦
中国东方航空A321 B-8977

终于拍到机了!!上午考完试,下午就直奔机场。从1430拍到1700,两个半时解决了不少没拍过的“好货”。今天拍机带来的灵感是有关绝对和相对的。

我发现在我之前写的推送中对一个概念没有定义,即那个会带来“损失厌恶”的家伙——“好货”。我们怎么定义一个东西是不是“好货”?对于我在拍机方面,我的定义是根据稀有程度来定义的。没错,在首都国际机场拍到一架国航330的概率要远远大于拍到那架东航天合联盟彩绘的A321 B-8977,所以这架321是一架“好货”,从在机场降落的频率来看。但如果以从机场降落的频率来看,国泰航空的寰宇一家彩绘在北京应该是一架“更好的货”,相比于这架321来说——国泰寰宇一家很少飞北京,就连国泰航空的标准涂装在北京都不多见。

可是对于我来说,这架东航的321相比国泰寰宇一家来说却是”更好的货“,因为东航的天合联盟彩绘我之前来拍机没有见过,而国泰的寰宇一家我拍过滑行。因此,我们便发现了一个问题:既然好货的定义是根据每位飞友心中的主观看法来定义的,那么他一定会有一些不同。所以在所有飞友眼中不存在统一的 “好货”。就像善恶美丑一样,“好货”和“浪费快门的常规货”也是一对相互依存的概念,对于飞机和涂装稀有程度的定义是相对的。

对于一位常驻呼和浩特的飞友来说,国航738的稀有程度和天骄航空ARJ21应该是一样的,如果根据起降频率来看。但对于一个从机场骑车10公里等待3小时就为拍到他的飞友来说,ARJ21明显比738要“好”很多。
天骄航空 ARJ21-700 2019.8.24 摄于呼和浩特

所以回到上篇推送讲的话题,即如何避免“因错过好货而带来的”损失厌恶,我们会发现如果问题中的“主体”,即“好货”,都是相对定义的话,上一个问题本身就是不存在的因为从效用的角度来思考,既然错过一架所谓的“好货”会给你带来负效用(即你很难受),那么把这架“好货”一般化会让你的负效用减少,逐渐接近于错过每天数班国航330对你的影响。这种定义方法的实例包括:“没事,又不是来这一次就不来了。”或者:“等哪天我去亚特兰大上学,现在我定义的 “好货”——达美359,767,甚至MD90,都逐渐会成为“浪费快门的常规货的。”上篇推送针对“减少损失厌恶”的讨论集中在改变内心对于拍机的认识,从效用层面强行“抹除”了负效用。而今天的讨论站在了一个更高的角度——我们发现对带来效用的”主体“,即是否为 “好货” ,的定义是相对的。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于拍不到 / 没见过的飞机,我们不妨认为他们不是“好货”,从而拍不到他们将不会成为一种“损失”。这样你获得的负效用几乎为零,也就不存在什么“损失厌恶”了。

但是,书归正传,拍到“好货”还是一件很令人开心的事情,尤其这其中的很多航司我都还没有解锁呢!

绝对的好货,阿联酋航空A380世博彩绘,A6-EEA

For me, spotting is more than spotting!

Jan.10th, 2020. Uploaded Feb.25th, 2020.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