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经济分析01期:航空公司打造“独特的服务”,有必要吗?

答案:真的有必要。论证&感悟:请看下文     想写这个题目,主要是因为今天中午吃的一顿拉面。我今天中午在一家极具日本特色的拉面馆解决了午餐的需求。这家饭馆从设计上和日本当地同类型的餐馆没有什么区别——这一点很多日式餐馆都做到了。但这家对我来说的最大亮点就是他的服务文化:从接客到送客的话语,服务生彼此间的交流,厨师和服务生的交流全部是用日语完成的。配着店内的日语海报,让人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了“日式拉面”。(ps,这家的拉面真的好吃,实名表扬)。在经历了这次独特的体验后,我愿意再来吃他家的面,即使在价格上他家并没有优势,比另一家贵了5-10元。(文章别名:吃拉面的启示)     这件事引发了我对当今航空公司的处境的思考。类比一下,每个航空公司都是一家餐馆。这些餐馆大体上分两类:一类是提供很多种菜品的酒店,有很多为“大厨”在服务。这些“大厨”不同的专精可以覆盖到更多“客人”的需求,但由于“大厨”来自不同的“工会”,餐馆老板不得不付“大厨”们更高的“薪水”。另一类是一种提供有限菜品的饭馆,负责的“大厨”只有一个。虽然“大厨”可能无法准确的满足每一位顾客的需求,但由于“大厨”的“薪水”不高,餐馆的运营成本会很低。   对应一下,酒店是我们所说的“全服务航空公司”(Full Service Carrier ),通过多样的机队来满足不同航线的需求,同时通过强大的支持系统来发展常旅客计划,休息室等“高端服务”。饭馆是“低成本航空公司”(Low Cost Carrier),通过单一的机队来减少运营和维护成本,带来相对较低的票价。(此处的大厨指的是机队组成)。 如果按照大类来说,那么中国只需要有两家航空公司就好了,一家叫“全服务”,一家叫“低成本”,航空公司是存在规模效应的(理论上讲)。那为什么还会有很多家航空公司呢? 本质上,航空公司提供的就是位移+服务,替代性很强,顾客完全可以根据价格和服务去选择航空公司。这也是相当一部分对于服务不关心,价格敏感型旅客的想法。为了tackle with这种想法,OTA出现了。OTA(online travel agent,后续计划写一篇文章来谈谈我对OTA的看法),如携程,通过汇总各航空公司的机票数据来给消费者一个比价和预定的平台,减少了消费者的search cost,尤其是没有显著航空公司偏好的。所以我们发现,如果航空公司没有给旅客留下好的偏好,使得旅客愿意在航班时刻等其他因素近似时为航空公司的品牌和服务多付钱(品牌议价)的话,最终只能陷入到价格战之中,无法收获旅客的忠诚,因此也就无法通过品牌议价来创收。那么,如何来提升航空公司的品牌议价呢? 独特的服务。让消费者为了独特的服务而买单是一种提升品牌议价的有效的手段。就我个人而言,机型和机上餐食对我的影响较大:比如冰激淋,选配哈根达斯或梦龙的航司会带给我更多的支付意愿。对于经常旅行的商务客来说,公务舱能否平躺,是否有休息室,休息室能否淋浴或许就会占到更高的权重。从另一个角度讲,贯彻独特的服务就是在“走差异化”。如果所有消费者都是只根据价格而判断的,那么随着航空公司间的完全直接竞争,最后航空业的利润会显著减小,服务质量会显著下降——按照价格判断不会考虑服务。(可能会出现给飞机卖“站票”,不断abuse消费者的体验)。通过“独特的服务”将自己的航空公司和其他公司区分开来,就是在假设不只存在“价格敏感型”这一个判断标准,标准是多样的。这是一个明显更接近于事实的,也是现在被广泛接受的假设。差异化把竞争的维度拉大,考虑航空公司提供的服务。(关于航空公司提供服务的分类,我也会写一篇文章来专门介绍,欢迎关注!) 简单总结一下,独特的服务帮助航空公司定义自己,并且赢得了品牌议价,最终在经济上实现了创收,在文化上创立了独一无二的服务文化,可谓一举两得。 For me, spotting is more than spotting! Oct.31th, 2019. Uploaded Feb.25th, 2019

1027:论拍机(Martinview首篇)

这是中文版的拍机小记,英文版正在翻译,敬请期待!This is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is blog. English Version will be updated soon! This is the very first blog (According to written time) of Martinview! 不知从什么时候,我喜欢上了拍飞机。所谓拍机,就是在飞机飞到你面前的时候按动相机的快门,让飞机反射的光线透过镜头射入相机的CMOS中,留下影像的过程。说通俗点就是给飞机拍照(至少对于我这个超级业余飞友来说)。在我问过的绝大多数同学中,他们都很难理解我去拍机这种行为:花费60块钱的路费和一个小时以上的通勤时间(有时是骑车往返共40km),在八卦台或停车场的草坪上一呆就是一天。在航站楼里休息时,听到飞友群中“SAS进入第三边了!”,就立刻抓起背包,扛起相机,飞奔400m到理想拍摄地点,配速堪比定向冲刺。拍完机回家后打开PS或snapseed,修图又是一夜。修完的图除了发朋友圈,上传摄影网站(还经常被拒)之外,毫无用处。 听起来,拍机好像就是单纯的浪费时间和经历。在现在,正需  要把大把的时间投入在标化,竞赛,活动上的时候。浪费时间在很多家长眼里,就是在做无用功。所以拍机就是玩物丧志,不是吗?   不,你错了。对于我来说,拍机是我的爱好,是保证我效率的关键因素,是扩展我的兴趣的重要手段。     我喜欢拍机,因为在拍机时我能感受到宁静。在一周的高压学习后,我的心态变得不够稳定,学习时也无法专注。这时去到机场,一个人或几个人坐在东停的草坪上,听着飞机的引擎轰鸣,看着他们在通透的蓝色背景板上降落。在你按动快门的时候,你发现你的心中只有眼前的飞机,没有那一切的尘世的繁杂。在按动快门的时候,你和这架飞机有了链接,你的心就静了下来。在拍机的过程中,我可以感受到这种宁静,让我的状态焕然一新。 对于我来说,心静效率自然高。当我普普通通过一天时,我可能会9点起床,一边看电影一边吃早饭,在学习时不够专注,SAT刷一半就打开了steam ,或者睡个午觉,下午刷会微信,晚上开始写作业写到深夜。但如果我今天决定要去拍机了,那么我真的会放弃一切其他的娱乐活动,用“仅剩”的时间去尽可能多的完成作业,晚上回家修完图后无论多晚也会完成剩余的部分。 除了以上这些对于学习的帮助,我发现,拍机的体验带给了我更多。拍机,准确来说是拍机的整个过程,是一种体验。我可以就着夕阳的“黄金光”,看着不同涂装,不同型号的飞机在我面前降落,过程中和很久之前就熟识的飞友谈天说地。对面的飞友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也加入了进来。于是我们仨聊着之前的拍机经历,我听着二位资深玩家讲之前他们拍机的“峥嵘岁月”,听着某些巨佬参加航展的“江湖传说”,心中在想:为什么这种飞机的营收有这么高,为什么这种新引擎会受到制造商的推崇。由于自己是个小白,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又想要了解这个领域,自然就会去查询学习。这是一种效率极高的自我驱动的学习,完全由兴趣主导。 就这样,在一个通透的下午,我扛起了设备,坐上了快轨。 For me, spotting is more than spotting! Oct.28th, 2019. Uploaded Feb.25th, 2020

1221拍机小记:It’s All About Trade-offs.

这是中文版的拍机小记,英文版正在翻译,敬请期待!This is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is blog. English Version will be updated soon! 上次在八卦台和东停之间冲刺后写了篇拍机感受,作为新公众号MartinView的发刊词,受到了业内外人士的点评,这让我受宠若惊。今天从繁忙的时间表中生生挤出半个下午,再到机场溜一圈,拍拍机,和偶遇的飞友唠唠嗑。拍完唠完干完正事,在写点带感情的文字,权当记录一下。 今天待的时间不长,快两点到的四点准时就走,晚上还有约。出发前看FR时扫到国航的“爱中国”要落东跑,厦航的联合国彩绘要落西跑,思量再三,选择了“通达性较好”的东跑。我果断带上18-135,虽然焦距不算长,但在东停拍降落足够了。计划赶不上变化。在路上我看到了EVA的Hello Kitty 彩绘预计13:55从中跑起飞。只能再次改变计划,拿着135一路狂奔入西湖园,路上看到川航的“熊猫之路”和南航380滑行起飞。虽然他俩我都拍过,但还是因“错过了一些意外惊喜”而感到一丝遗憾。也是奇怪,如果我不来八卦台,我不会知道我有可能拍到他们俩。但在亲眼错过后我却感到惋惜,这可能就是一种损失厌恶吧。135的长焦的确很鸡肋,等了很久的彩绘也只能算是解决有无。在拍到几张并不清晰的图片后,我在八卦台上看到爱中国的落地。 拍完刚刚1425,看还有时间,连忙转战东停。一路狂奔后,恰好拍到阿联酋的380,我又一次赢得了和飞机的赛跑。在东停,我偶遇了一位来自澳洲的飞友。他在澳洲读Aviation Management,见我也对这块感兴趣,便和我攀谈起来。原来航空管理的通识教育分三部分:市场营销,资源规划和安全章程。前两部分相对易学,我喜欢的Revenue Management 和 Pricing 都属于市场营销部分。原来航空管理也会用Airline Simulator,原来他们和我喜欢“玩”的模拟器差异不大。拍个机还能遇到(Day) Dream Major的学长,听听过来人怎么说,很令人开心。 今天的修图也让我感受颇深。道理还是那个我不太听的进去的道理:慢工出细活,修图需用心。今天这个道理又一次给我上了一课,也的确有了一些认识。上快轨后,我便火急火燎的开始导图修图,想把照片整出来顺便”得瑟“一下。结果照片导出来的倒是挺快,所谓的”修图“——拿手机软件随便划划也挺快,但出来的图就差强人意了。刚刚导到电脑上看时,才发现我甚至没有拉对比度。一边重新修图,一边反思起自己的毛躁。发现最近自己办事总是不够完美,虽然都是一些小事,但也很好的反应了我最近的状态。可能是之前事情比较多,比较杂,让我又一次迷失在了忙碌之中。但现在要忙的杂事都结束了,该专注在一件事上了。 该期末了。 For me, spotting is more than spotting! Dec.21th, 2019. Uploaded Feb.25th, 2020

0110拍机小记:相对和绝对

这是中文版的拍机小记,英文版正在翻译,敬请期待!This is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is blog. English Version will be updated soon! 终于拍到机了!!上午考完试,下午就直奔机场。从1430拍到1700,两个半时解决了不少没拍过的“好货”。今天拍机带来的灵感是有关绝对和相对的。 我发现在我之前写的推送中对一个概念没有定义,即那个会带来“损失厌恶”的家伙——“好货”。我们怎么定义一个东西是不是“好货”?对于我在拍机方面,我的定义是根据稀有程度来定义的。没错,在首都国际机场拍到一架国航330的概率要远远大于拍到那架东航天合联盟彩绘的A321 B-8977,所以这架321是一架“好货”,从在机场降落的频率来看。但如果以从机场降落的频率来看,国泰航空的寰宇一家彩绘在北京应该是一架“更好的货”,相比于这架321来说——国泰寰宇一家很少飞北京,就连国泰航空的标准涂装在北京都不多见。 可是对于我来说,这架东航的321相比国泰寰宇一家来说却是”更好的货“,因为东航的天合联盟彩绘我之前来拍机没有见过,而国泰的寰宇一家我拍过滑行。因此,我们便发现了一个问题:既然好货的定义是根据每位飞友心中的主观看法来定义的,那么他一定会有一些不同。所以在所有飞友眼中不存在统一的 “好货”。就像善恶美丑一样,“好货”和“浪费快门的常规货”也是一对相互依存的概念,对于飞机和涂装稀有程度的定义是相对的。 所以回到上篇推送讲的话题,即如何避免“因错过好货而带来的”损失厌恶,我们会发现如果问题中的“主体”,即“好货”,都是相对定义的话,上一个问题本身就是不存在的。因为从效用的角度来思考,既然错过一架所谓的“好货”会给你带来负效用(即你很难受),那么把这架“好货”一般化会让你的负效用减少,逐渐接近于错过每天数班国航330对你的影响。这种定义方法的实例包括:“没事,又不是来这一次就不来了。”或者:“等哪天我去亚特兰大上学,现在我定义的 “好货”——达美359,767,甚至MD90,都逐渐会成为“浪费快门的常规货的。”上篇推送针对“减少损失厌恶”的讨论集中在改变内心对于拍机的认识,从效用层面强行“抹除”了负效用。而今天的讨论站在了一个更高的角度——我们发现对带来效用的”主体“,即是否为 “好货” ,的定义是相对的。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于拍不到 / 没见过的飞机,我们不妨认为他们不是“好货”,从而拍不到他们将不会成为一种“损失”。这样你获得的负效用几乎为零,也就不存在什么“损失厌恶”了。 但是,书归正传,拍到“好货”还是一件很令人开心的事情,尤其这其中的很多航司我都还没有解锁呢! For me, spotting is more than spotting! Jan.10th, 2020. Uploaded Feb.25th, 2020.

0129拍机小记:长焦和短焦

这是中文版的拍机小记,英文版正在翻译,敬请期待!This is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is blog, English Version will be updated soon! 今天又去拍机了,解锁了一些机型和起降姿态。之前拍机时我总喜欢只拿我的70D配上标头,嫌长焦镜头太沉,对焦太慢,在东停拍降落还会爆框(最短焦距依然拍不到飞机的全貌)。虽然我知道拿长焦拍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但我还是带上了我的18-135以防万一。在出发前,这个很早就出现的问题再次萦绕在了我的耳边:在PEK拍机为什么还需要长焦?既然起飞的飞机都得先降落,那我们为什么要多背器材去拍起飞呢? 在今天拍机时,还解锁了从八卦台拿长焦(70-400)拍01的降落。继在新加坡后第二次使用长焦拍机,让我有所感触,基本可以回答上面的问题。PEK拍机使用长焦可以拍摄到中跑的滑行和起飞,多了一种拍摄飞机的状态。而且长焦端还可以拍摄其他跑道的降落。     把这个问题抽象化一下,其实是在讨论在面对多样的资源时我们应该如何取舍。我们假设长焦和短焦是在拍机界存在的两个阶层(当然现实中不存高低之分),对于短焦阶层的人,他们会选择去在距离飞机(相对)较近的机位,例如东停,天桥等。在这两处,飞友可以拍到极佳的降落照片,使用135段都可以拍到清晰的公务机。并且在东停的草坪上你还可以进行跑步,平躺,嘚瑟等多种活动。但持有短焦的飞友如果想要拍摄中跑的起飞的话,则会非常吃力,而且基本职能“解决有无”。(仅仅照到飞机,画质不敢恭维)短焦的飞友适合拍摄降落活动,他们在八卦台能出片的唯一机会就是中跑的降落,如本篇推送的封面。 对于长焦阶层来说,他们适合的是去拍摄起飞,或者非本跑道的降落。我前面所写的感受真的很爽:你可以在拍摄起飞的同时拍摄顺光侧跑道的降落(在下午东跑顺光),看起来稳赚不亏。长焦飞友适合拍摄滑行中准备起飞的飞机,但有很大概率受到地面物体和周围鸟类的遮挡。这些都会妨碍照片进入航空摄影图库。而且在拍摄另外一条跑道的降落时,如果降落的是窄体机或公务机,对于长焦只有400的我来说则会出现焦距短缺。如果想拍摄本跑道的落地的话,则要吃力很多。长焦阶层可以同时享受起飞和降落两个资源,虽然看起来比短焦阶层多享受了一些资源,但由于条件的限制两种资源不能完全享用。 资源有很多种,每种不一定都适合你,但每一种总会适合一个特定的segment。说不定那个segment就是因为这种资源而产生的。每个人在生活中根据自己的特性在不同方面是“长焦”或“短焦”。正如在飞机从你眼前飞过的那几十秒中你很难转换镜头一样,对于自己内在特性的改变是漫长且困难的。所以,我们应该学会认识到自己的焦段,并且根据焦段选择适合自己的资源。和资源不合适的原因不一定是自己焦段不够,还需要提升,有时候恰恰是因为焦段太长导致的。所以正如135段无法拍好起飞的EVA彩绘一样,对于资源的取舍,我们不能因为某项资源太过诱人就不考虑自己的能力。 同时,虽然扩展焦段很难,难到有时被认为是不可能,但我们仍要尝试修炼自己,扩展自己的焦段。当然,如果向我今天认识的那位飞友一样,拥有60-600的焦距,则可以利用更多的资源。在自己的焦段变广后,你会发现,很多资源会变得更加易得,利用起来会更有效率:60段比70端爆框的概率更小,600端比400端更有机会拍到其他跑道落地的窄体机“好货”。 For me, spotting is more than spotting! Jan.29th, 2020. Uploaded Feb,25th, 2020

0222拍机小记:“没好货还要拍理论”

这是中文版的拍机小记,英文版正在翻译,敬请期待!This is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is blog, English version will update soon! 虽然公务缠身,但昨天还是想方设法的去了机场。看雷达没发现什么好货,不过是各大航的737/230,根据“好货定律”来看,宽体机在昨天都算“好货”。(对于“好货”的定义请参考往期推送:如何减少拍机中的“损失厌恶”?)但在家宅了一周之后看见蓝蓝的天还是蠢蠢欲动。于是,在以早起为代价做完了本来要在1430才能完成的公事后,我便开赴八卦台,看看蓝天,也看看飞机。 这次的经历很好的验证了“消费者的偏好会随着供需改变而改变”这一点:原本航班密集,每天都会来几个没见过的机型/没拍好的彩绘的时候,有空闲时间也会宅在家里,心想“反正彩绘还回来,新机型早晚要定班”,沉溺于网络世界。但现在由于特情航班减少,心中对于拍机的估值也就水涨船高,有点类似于奢侈品大牌为了品牌价值控制销量,对于拍机反倒更渴望了。但从理性人的角度来讲,如果我在平常“能拍到没见过”的情况下都不愿意去机场,那么现在随着“绝对好货”的减少,我应该没有理由去拍机了,因为很明显在平常拍机比在特情期间拍机能带来更多的效用?为什么我愿意为了更少的效用而投入更多?说的感性一点,这叫“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说的科学一点,我认为这是由于替代效应的减弱和边际效益递减而导致的。这个通过生活观察得到的结论被我命名为“没好货还要拍”理论,用来致敬科学史上那些伟大(名字却很难记住)的发现。 替代效应指的是如果AB两个商品能带来类似的结果(如吃牛肉和吃羊肉都可以让你“吃肉”,并且二者都很好吃),那么A商品价格的变化会导致B商品的需求同A商品价格变化的方向变化,即牛肉涨价了人们会去选择更多的羊肉,AB商品互为替代品。在效用方面,等同一下模型,我们会发现“在家打游戏”,“外出溜达”和“出门拍机”能够带来类似的结果:让我变得很开心。我们假设这三件事情都存在边际效益递减,即打一整天游戏你会吐,遛弯留多了你会瘫在床上感觉人生无意义,至于拍机嘛…每天对着国航320拍,住在机场也会产生负效用:毕竟“拍机一时爽,一直拍机一直爽,一修图就不爽”,而且拍完机了为了出片一定要修图。上面是本模型的假设,学术点说就是有三件具有替代效应的事情,他们中的所有都存在边际效益递减。 在模型的初始位置,三件事情带来的效用和是最大的,位于一个“平衡状态”。现在由于特情,“出门溜达”这件事情即使在很少的时间中单位效用也很低,甚至为负:对于我来说,我不愿意被唠叨着带上口罩和手套,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出门小心翼翼的走一圈就回来。再经受酒精消毒,晾晒衣物等一系列过程。所以在理论上,我们把“出门溜达”的效用设为零,因此我不会选择去“出门溜达”,由于“出门拍机”也需要这一趟程序,加上最近不来“绝对好货”,拍机的单位效用曲线向下移动(即与之前相比,没有啥好货拍机没那么开心)。由于“在家打游戏”的条件没有改变,那么我一定会将原来“出门溜达”的时间变为“在家打游戏”。由于“出门拍机也受限制”,我们假设能拍机的时间比特情前要少(事实也就是如此)。如图所示,当打游戏的时间由t1变为t2时,打游戏的边际效益递减,得到的边际效用为u2。我们发现由于可以拍机的时间减少,单位时间的拍机效用会明显增加(每天拍定班的ek也会拍烦,但如果一个月拍一次,即使是国航738也会有点意思),即在可选择拍机的t1变成了t2后,单位效用有明显上升。虽然最近由于客观因素使得好货变少,但可拍机时间减少后单位效用的增加量大于客观因素的减少量,所以拍机的边际效用实际上是变高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由于可以拍机的时间减少,拍机在我心中会产生一种“稀缺感”,让我认为最近拍机会带来额外的益处。 由于模型假设决定是拍机还是打游戏是根据边际效益的比较来确定的。我们发现打游戏时间变长后会有显著的边际效益递减,但拍机在一系列因素的作用下边际效益基本不变甚至递增。因此根据效用来分析,我会比正常情况下花更多时间拍机,虽然拍机需要经历繁琐的步骤,且没有好货,但在比较边际效用后,去拍机依然是符合经济学逻辑的。 学术的讲:我们发现,当三件具有替代效应,其中两件事情受到制约,且边际效益递减的事情中有一件事情不能再带来正效用的时候,其他两件事情的投入时间会变多,而且受递增边际效益递减率的影响,本来受制约的那件事情也可能会被继续选择(虽然拍机受制约,但我依然还会去拍,而且可能去的更频繁)。 在“学术”完之后,再来说说昨天的新认识。昨天的经历再次告诉我拍机是一件充满不确定性的事情。前面的分析已经论证了我昨天出门拍“常规货”的合理性。从“好货”的角度分析,既然相对不稀有的南航330就算好货了,那么之前没有见过的飞机当然可以算“超级好货”了,attributed to相对低的预期收益。我发现自己对拍机的收益是根据雷达的,所以我能看到的只是雷达显示起落的,有些非定班的航班我无法知道。而由于好货大多是非定班的,这也就意味着很多“好货”是无法被预测的,正如推文中出现的两架公务机和那架空桥一样。现实是,我拍到了三个在平常就算好货的飞机,得到的效用远远超过了预期(拍完机比我预想的还要高兴)。有一种说法是:既然已知好货会以一定的可能性到来,不如把好货的可能性求预期,这样可以得到更精确的计算。但我觉得精确的计算其实不一定是能使人快乐的。 就像生活一样,拍机总是充满了不确定性。和我的相机一起,我经历了错过白机的懊恼,也经历过偶遇好货的欣喜。既然拍机是我的一项爱好,一项不应该给我带来烦恼的事情,不如把懊恼看做是契机,是经验,并珍藏所有拍机中得到的欣喜。如果把拍机时来好货的可能性加进去,那么就可能出现在预期时有可能拍到好货,但在现实中拍不到,导致的预期小于实际的情况。根据“没好货还要拍”理论中的决策模型,这一部分的放松时间应该被投入到能带来更大效用的地方。既然我们都是损失厌恶的,(详见往期推送:如何减少拍机中的“损失厌恶”?),倒不如让每一次拍机都充满惊喜,总收获大于等于预期的效用! For me, spotting is more than spotting! Feb.23th, 2020. Uploaded Feb.25th, 2020